烟台街 —— 往事如昨:咆哮的山东河

来源:大小新闻编辑:姜涛发布日期:2018-07-12 07:07:53

每年学校放暑假之际,我的脑子里就会出现一条波涛滚滚的大河———山东河。山东河是栖霞境内有名的大河,发源于牙山西麓的群山沟壑之中,从高山峡谷中奔腾而出,落差很大,每年雨季,暴雨骤至,山洪暴发,众多溪流汇于河中,使山东河暴怒狂躁,发出震天的咆哮。

那是上世纪60年代的第一个暑假,晚上雷电交加,下了一夜倾盆大雨,第二天上午,学校宣布放暑假,走读生可以离校,住宿生吃了午饭,下午离校。中午我们喝了一碗黑乎乎的野菜汤,那味道,闻了就叫人想呕。饥荒严重,已经没有什么可吃的食物了。为了活命,我们只能强咽下去。在学校,我们吃的是粉碎了的花生皮、玉米棒,掺和了一点地瓜面之类,成天饿得头昏眼花,急切想回家叫母亲弄点杏树叶、山菜之类能充饥的东西。

午饭过后,我们急急忙忙地把被和褥子捆起来,准备背回家去。我们的校舍是1958年“大跃进”时盖的,存在严重隐患,躺在床上,从瓦缝中能看到外面的光亮。冬天只有几斤麦穰,铺在泥地上,上面铺了一个褥子、一个褥单、一床被子。寒冷的冬天,一进宿舍,就像进了冰窖,躺下以后,真有“布衾多年冷似铁”的感觉。因此,很多同学晚上怕冷,不愿起床上厕所,尤其风雪交条的晚上,就在床上憋尿,憋着憋着,就迷迷糊糊地“上厕所”了———尿床了。很多同学的被和褥子,都印着“大花小牡丹”(尿在被子、褥子上的杰作)。所以,趁暑假把被褥背回家去,叫母亲拆洗一下。

我们结伴同行的,一共是6个人,有山西夼的于振敏、祝家夼的祝尚路,他们两个15岁;枣园的胡德堂、黑夼的林学喜、回龙夼的衣凤运,他们三个14岁。我最小,13岁。天空阴沉沉的,我们背着铺盖捆,离开了学校。走出五六里远,一条波浪滔滔的大河,挡住了我们的去路,这就是离栖霞三中不远的白洋河。当年的白洋河,是一条干净的白沙河,河里几乎没有一粒石子,虽然水势浩大,但由于是在平原上流淌,地势平坦,河面很宽,水势比较平稳,万一被大水冲倒,只要会游泳、不惊慌,也能顺着水势,游到对岸去。我们几个不怕死的少年,把铺盖捆顶在头上,试探着开始过河了。到了河中央,河水齐腰深,波浪缠绕着我们,不怀好意地死拉硬拽,我们谁也顾不上谁了,只能凭着自己的能力,谨慎地踩稳脚下,亦步亦趋,摇摇晃晃地前行。还好,大家都渡过去了。

上了岸,继续前行。又走了十几里路,枣林河又挡住了我们。这条河虽然不太大,但水流比白洋河急多了。过这样的河,河面窄,浪凶水急,是最危险的,很可能一步不慎,就会被波浪卷走。俗话说,“宁绕千里远,不趟一步险”,我们绕了很远,找到了河面较宽的地方,渡了过去。

爬上了一个山坡,在很远的地方,我们就听到了山东河咆哮的吼声,那声音,如狮吼虎虓,令人生畏。站在河岸上,远远望去,滚滚的浊浪,远远地排山倒海地冲下来,后浪凶猛地推着前浪,无数的浪头汹涌澎湃。回家的急切心情,战胜了对惊涛骇浪的恐惧。我们太想家了!因饥饿而想家,因思念母亲而想家,想家,经常让我们泪流满面,我们要回家,我们要赶快回到母亲的身边,我们要渡过河去!

几个少年决定赌一把。大家商量,寻找一个河面较宽、波浪不那么凶猛的地方,试探一下。我们向下游走去,走了一会儿,开始渡河。大家商量了一个方案:岁数大的在前面,岁数小的在后面,慢慢试着过,实在不行,就返回来。我们照样把铺盖捆顶在头上,慢慢地向河里走去。走了不到五分之一,前面的同学挺不住了,再往前一步,也许悲剧就要发生。我虽然在最后面,也坚持不住了,眼前发晕,感觉天旋地转起来,可能因为忍饥挨饿,身体虚弱,心里一阵恐慌。前面的同学开始后退了,我也想往后退,可是被波浪包围着,想退也很困难了,可再往前一步,很可能会倒下,那就死定了!我镇静了一下,咬着牙,拼命撑着,总算退了回来。

第一次渡河,失败了。我们继续想办法。有人提出绕到河的源头———这根本不行,那要绕上百里的路,而且要爬山越岭,经过许多大山沟,汹涌的山溪也会拦住我们的去路。于振敏是我们当中身体最棒的一个,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,黑黝黝的皮肤,像个小铁人,水性非常好。他说:“这样吧,你们都别动,我再试一下,如果我过去了,你们照我走的路线,一个一个地过;如果我过不去,咱们再想办法。”回家心切,我们决心再冒一次险。他把铺盖捆顶在头上,开始试探着过河了。他小心地往河里走去,我们屏住呼吸,目不转睛地看着他,渐渐地,快接近河中心了,浑浊的浪涛咆哮着包围了他,显然是不能再往前走了。他站住了,他在犹豫,想退回来,但已经不可能了。我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,“砰砰”跳动的声音自己都能听到。他又往前挪了一步,就在这时,一个浪头猛地向他袭来,他一头栽倒在凶狠的浊浪中!我们大喊起来,可是束手无策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身体和铺盖捆,随着波浪一起一伏,时隐时现地翻滚着。我们大哭大叫起来,山东河像一头凶猛的野兽,大声地咆哮着,呑噬了我们的哭喊声,呑噬了这个勇敢英俊的少年。

山东河旁石口子村的东西两边,各有一座高峻矗立的山峰,怪石嶙峋,蜿蜒于山岭之上,宛如两条巨龙,隔河相望。河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石硼,其景观非常壮丽。当地人称之为“二龙戏珠”。河中间那个大石硼处,形成了一个很大很宽广的大湾,水深莫测。咆哮的河水在这个大湾中,平静了很多。我们远远地看到,随着波浪的翻滚冲击,于振敏被冲到了“二龙戏珠”那个大湾里,我们呼叫着向下跑去,只见他一手拖着铺盖捆,一手划着水,向对岸游去。我们欢呼雀跃,热泪盈眶,他没有死,他成功了!他爬上了岸,躺在那里,休息了一会儿,站起来,用手打着招呼,大声呼喊着:“千万别过了!太危险了!回学校去吧!”他扛起铺盖捆,一个人走了。

天色黑下来了。我们再也不敢冒这个险。大家商量了一下,枣林村有我们的同学,只好再过枣林河,求助枣林的同学在村里住一个晚上,等第二天河水退了再走。返回枣林村,村民们已经吃过晚饭了。我们的同学弄了两盘地瓜干,我们狼呑虎咽地吃了一顿永生难忘的晚餐。晚上,我们被安排在学校的教室里,那里的蚊子特别多,躺在课桌上,蚊虫不停地向我们袭击,我们毫无办法,任由它们饱餐。

58年过去了,弹指一挥间。但愿祖国永远昌盛,但愿我们的下一代永远不必承受这样的苦难。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(ytdaily)

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

大小新闻
分享到:
  • 感动 0%
  • 路过 0%
  • 高兴 0%
  • 难过 0%
  • 愤怒 0%
  • 无聊 0%
  • 同情 0%
  • 搞笑 0%

网友评论

已有0人评论,0人参与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:12377 举报邮箱:jubao@12377.cn侵权假冒举报:0535-12345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35-6632653 举报邮箱:3445611386@qq.com
'); })();